国内外以生态、艺术和文创为特色的历史文化街区改造案例

来源:九经九纬设计 2021-12-03 13:38:24


历史街区是一个城市的文脉,每个有历史的城市,都有那么一段特色的街区,它承载着名人掌故、商贾繁华和声色犬马,他们是这个城市的缩影,代表着一个地域族群的生活方式。如何在现代化城市的发展进程中找到适合的发展路径,让老街延续“乡愁”,是群众和开发商探索多年的重要课题。

历史文化街区以拥有高品质的文化遗产为核心特质,其空间格局、特色建筑及遗存的文化资源具有历史文化研究价值以及别致的美感,因此吸引大量游客前往历史文化街区观摩。

历史街区的成功开发要考虑到很多因素,除了要讲究开发理念、建设形象、持续运营、整合资源、“以人为本”的个性化设计等方面,还要考虑项目的所处位置,业态内容的丰富性以及潮流性,项目承载的城市文化以及其功能的多样性,商业模式设计是否科学合理,甚至是团队是否专业等等,只有考虑全面,项目开发才更加有可能成功。

本文,飙马商业地产收集整理了国内外著名的历史文化街区以生态、艺术和文创等为特色进行改造案例,希望这些街区的改造经验对您有所帮助。

艺术街区:纽约曼哈顿·SOHO

要说起世界著名的艺术街区,不能不提到位于美国纽约的SOHO(苏荷),它的本意为South of HoustonStreet之英文缩写。


苏荷(SoHo)位于美国纽约市曼哈顿岛的西南端,是一个占地不足0.17平方英里,居民人口约为6541人的社区。这里原是19世纪中叶工业化时代兴起的一个工业区,曾经兴建了大量的以铸铁为建筑材料的厂房。二战后,纽约市的制造业衰退,苏荷区的制造商也纷纷搬离,留下的大车间因不适合居住而大多空闲。

1950-1960年代,美国各地艺术家以低廉租金入住该区,把它们变成了生活空间和艺术工作室,俗称“统楼房”(Loft)。


1960年代,纽约的市长罗伯特瓦格纳作出了具有高度文化远见的决定:全部保留苏荷区旧建筑景观,并通过立法,以联邦政府的立场确认苏荷为文化艺术区。其整体思想是充分利用苏荷区原有的文化氛围,做到高雅艺术与大众消费的结合,做到政府主导与企业参与的协调合作。在该政策的指导下,人们成功地改造了苏荷区,从此一个承旧启新的苏荷在纽约市诞生。



1982年,苏荷的画廊逾千,艺术家逾万,“新美术馆” 及世界顶级现代艺术馆 “古根海姆下城分馆” 先后落成,书肆、餐馆、咖啡座、时装店生意兴隆,一派文化气象纷呈,不少街道保留着19世纪鹅卵石地面,相映成趣。


苏荷的改造既保护了城市充满历史文化底蕴的古旧建筑,又保护了艺术家们的创造空间,达到了良好的社会效益,同时也实现了城市中心的再增值。随着苏荷区文化的发展,经济也迅速兴起,除艺术品外,餐饮、酒吧、旅游、时装都得到了快速发展。


如今,SOHO作为艺术区闻名于世,已发展成集居住、商业和艺术为一身的一个完善的社区,被誉为“艺术家的天堂”,每天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慕名而来。

艺术街区:东京立川FARET Tachikawa艺术区

作为亚洲地区设计领先的城市之一,东京的创意产业早就将艺术融入在了公共街区,艺术家们在更新城市的同时,也展现了自己的创意价值。


位于东京的卫星城市Tachikawa(立川市)就有这样一个公共艺术街区,被当地人称为FARET Tachikawa艺术区。


“FARET立川”在当年 “立川军事基地” 的基础上改造而成,是东京 “旧区活化” 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项目,占地面积5.9公顷。建筑物的用途包括办公楼、宾馆、大型百货公司、电影院、图书馆等11栋建筑物组成的7个街区,开发经费高达30亿美元。在这里的上班族约1万人,游客每天超过3万,可提供约1000个停车位。


立川公共艺术区在建设初期就以 “小城市” 为概念,公共艺术的的种类也非常多元化,7个街区板块包含了36个国家、92名艺术家共同参与公共艺术创作。

大到饭店门口的艺术造景,小至水龙头、消防箱、公共座椅、地面铺装、通风口,都经艺术家重新打造:有的利用建筑物一角,有的是停车场出口的一根柱子,有的则使用上了建筑物的排气口,还有的干脆就创作在地面上……艺术都被巧妙地 “隐藏” 在真实的环境之中,使立川成为全日本公共艺术最密集、最融入市民生活场域的美妙市镇。



生态街区:法国Clichy Batignolles

Clichy Batignolles(克里希街区)位于巴黎市西北17区。这里曾是火车站及相关附属用地,随着工业的衰退逐渐成为环境恶化和经济落后的地区。


2001年上任的巴黎市长德拉诺提出向外扩张,提高巴黎的建筑限高,辅之以生态之城的建设内涵,借助重大事件(奥运会)加速。延续自奥斯曼城市肌理的巴黎。克里希街区全程参与了这次变革,成为了这场城市更新浪潮中的生态街区典范。


克里希街区项目旨在弥合由于铁路而被长期割裂的城市肌理,通过生态街区的开发来实现土地价值的提升和环境的改善,成为新的城市发展中心。

克里希街区主要围绕马丁·路德·金公园排布。公园面积达100,000平方米,同时也是巴黎面积最大的公园之一(约为上海世纪公园面积的1/14)。公园周围环绕着各式私有、养老和社会住宅以及办公空间,实现了功能的高度混合。


除了社区级的日常服务设施,如餐厅、酒吧、商铺外,还引入了如法院大楼、警察总部等城市级、区域级的功能。

另外,方案也综合考虑了学生、年轻工作者、老年人、残疾人,以及多人口家庭等的不同需求,中央绿地为各类人群提供了多样的活动场所:有供年轻人活动的运动场地、有供老年人散步的步行道、有供学生看书的花台等,形成了充满活力的公共空间;每个街坊则通过建筑围合或人工台地的高差形成封闭的、半公共性的院落空间,并结合多样的植被和日常休闲场所(如烧烤、儿童游乐等),使街坊内的居民形成很强的归属感,交往程度极高。


在可持续发展策略上,克里希街区的改造主要体现在能源节约与清洁能源、生物多样性与气候、空间利用与社区多样性、交通出行与物流4个方面。

社区内的建筑均为低能耗建筑,马丁·路德·金公园内的绿色空间为社区带来了不同物种所需要的生态环境,有共计约500种植物种类。雨水被集中导入湿地,可以满足公园内40%的灌溉需求。公园内大量的植物和湖泊有效调节了社区温度,有效避免了城市热岛效应。



马丁·路德·金公园位于克里希街区的中心位置,表达了一种将绿色空间植入现代都市生活的理念。公园有14个出入口和许多通路以确保周围居民容易抵达,也让公园成为附近居民社交场所。此外公园还设置了不少可供任意年龄段居民使用的基础设施,以鼓励社区内的人们走出家门,提升公园使用率。


社区内的交通方式以步行和公共交通为主。为了鼓励自行车出行,社区共设立15个Velib共享单车站点,且在几乎每栋建筑中均有2.25%的面积用来停放自行车。

在改进城市的生态面貌上,克里希街区依托功能复合的空间利用模式,从工业衰败地区成功地转型,作为中心区提供了经济活动、文化娱乐活动等各类设施;作为生活区,提供了各阶层人群混合的居住模式及各层次的就业岗位,是一个标准的绿色生态区。


文创街区:东京Shimo-Kitazawa

下北泽,常年被评为“年轻人最想居住的城市”,2019年更是被Vogue冠上全球十五个最酷最时尚的街区第一名。


比起东京给人纸醉金迷的刻板印象,下北泽赋予了城市另一种面孔。提倡低碳是下北泽人不约而同的生活方式,这里没有豪华跑车,没有高档奢侈品,取而代之的是随处可见的自行车车行和古着屋、古书屋。


作为东京最大的「古着激战区」,对于古着爱好者来说,那些名字绕口又难记的古着店如数家珍。外头摆着一排排鲜艳亮丽的古着洋装,从连身裙、长洋装到风衣等一应俱全,这些古着不仅价格非常便宜,而且质量和卫生也相当有保证。


除了古着屋,这里还有很多的本土商贩,包括大量的复古商店,不同寻常的专卖店和年轻艺术家和工匠的小精品店。很多店里摆放着店主人在世界各地旅行时所搜集而来的珍稀品,从小饰品、玻璃器皿,到古董皮箱、黑胶唱盘机甚至二手乐器,每一件物品上都刻画着深深的岁月。



下北泽又有着“音乐街道”的美称,琳琅满目的二手唱片行、Live House林立,任何一间狭小的咖啡店都可以是乐队们表演的场所。每年七月中旬盛大展开的下北泽音乐祭,与在地商店街结合,从剧场至数家展演空间、咖啡厅、美食小贩等均共襄盛举,每届音乐祭都有着嘉年华般的热闹气氛,更如同在地居民们一年一度的温馨同窗会。


而当地居民与商家也都会卖力地守护着街区的各种文化,让下北泽不仅成为年轻人的街道,也是每个时代的街道。


休闲街区:新加坡克拉码头

克拉码头位居新加坡的中心区位,坐落在新加坡河畔,总占地50多亩,曾是海上商贸货运交易之地,由五座拥有超过60间仓库和店屋的彩色建筑所组成,这五座建筑都保有其19世纪的原貌,显现出当年码头、仓库历经沧桑的内涵。


改造前

作为新加坡城市发展的重要历史街区,克拉码头在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由凯德置地耗资8500万新币进行保护性改造开发。如今,已实现了当初将其打造成为“新加坡首要的餐饮娱乐生活景点”的愿景。


改造后

✦传统与现代相结合

克拉码头的再造开发在原貌修复保护旧建筑的同时,充分根据现代城市的需求对建筑空间外部色彩、灯光、景观,进行了现代创意设计,呈现出传统与现代的对话和协调融合。


既对旧有建筑实现完整保护,不会造成破坏;又能通过现代技术景观的创意设计,让旧建筑焕发出新风采,与现代景观充分融合、映衬、协调,营造出适合现代城市风貌的独特氛围空间。

在普遍的商业建筑应用中,建筑物的墙体都强调运用过渡色,以淡雅色彩为主。而克拉码头则反其道而行之,用色极尽大胆,暖红色的墙体,配以草绿色的门窗;粉色和天蓝色交织的墙面,乍一看,还以为来到了迪斯尼乐园,而充满童趣和活跃的感觉。


✦光与电精彩互动

克拉码头改造的最大创意,在于对现代光电科技的设计应用之中。五彩缤纷、变幻多姿的彩光照明技术,真正让克拉码头的夜晚“越夜越美丽”。



✦美食的集聚

曾经的克拉码头,秉承着传统业态配置特点,着重于零售购物,辅以餐饮、娱乐,缺乏的商业特色。2006年开始的二次改造不仅仅是对于建筑外观的改造,更是对于业态的一次大调整,将原本所占比重最大的零售购物这颗大树几乎全部“砍除”,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餐饮和娱乐项目。

在娱乐部分,克拉码头除了成功引入了伦敦Ministry ofSound,这一世界级的娱乐场所,还引进其它几个国际时尚娱乐品牌,同时还利用周边绿化区引入G-max蹦极跳等极限娱乐项目。



而餐饮部分,克拉码头的餐饮其实更像是一个世界餐饮的集聚地,有瑞士料理、波斯料理、日本料理、中华料理、古巴料理、印尼料理,不定时地还会举办德国啤酒节等风格各异的活动来吸引人们的驻足。

“餐饮45%、娱乐20%、酒吧20%、零售4%、加之少量办公”构成了如今的克拉码头。可以说它极富创意的改造成就了如今这一堪称经典的商业作品,使其跃然成为了新加坡最顶尖的餐饮娱乐休闲广场。

文创街区:台北赤峰街

赤峰街位于台北捷运中山站与双连站之间,早年是老台北的打铁街,如今也还有一些五金行、汽车零件店铺。但更多的是近年不断冒出的文化创意小铺,五花八门令人目不暇接,此外也有许多别具巧思的咖啡店、甜点店,琳琅满目的特色小店,让这里成为处处惊喜的新兴文化创意街区。


赤峰街东至南京西路25巷,西至承德路这块街区的弄巷里,近来成为寻觅生活美学的热门去处,从赤峰街3巷一路到77巷,随意钻进不管哪条巷子里,都有服饰店、工作坊、咖啡馆彼此错落,乱走乱逛也有新发现,且在这些新兴店坊之间,老字号的烫金社、印刷行、茶行、柑仔店、麻油店,也依旧在守护着旧时光的美好。



随处可见穿插在巷弄里的造型各异的墙画、涂鸦。风格并非那种嘻哈美式,而是独有的清新韵味。

这里每一家小店,都在自己的视觉呈现和商品展示上花了很大的功夫,如下图的这家理发店,店面设计所用的原木和极具现代感的标识搭配出了悦目的视觉感受。


台北的文创产业相当发达,所以每家店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在细腻的生活,并且将其通过商品的样貌传达出来。坚持原创,培养原创,尊重原创,这是赤峰街能够一直保持“网红”状态的秘诀。


艺术街区:上海田子坊

田子坊位于上海黄浦区泰康路210弄近思南路,现在通常所说的田子坊主要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是位于泰康路210 弄的弄堂工厂群,即现在的田子坊厂房地区,这部分建筑建于20世纪 50 年代,由上海人民针厂、上海食品工业机械等6家里弄工厂组成。另外一部分则是上海传统的里弄住宅区,即现在的田子坊里弄地区,包括泰康路 210 弄、 248 弄、 274 弄的各类住宅,建筑时间跨度有百余年,是上海历史街区中最具里坊风貌特色的社区之一。

街区形成于1920年代,占地7.2公顷,其核心区“三巷一街”约为2公顷。这里既有旧里,又有新里,还有花园住宅。建筑风格包容了折中主义、英国新文艺复兴风格、现代主义风格、中国传统砖木结构风格,还有西班牙建筑风格、英国城堡建筑风格和巴洛克风格等,其中尤以石库门建筑最为丰富。这里的石库门建筑共有20多种形态,堪为上海之最。


工业厂房改造,艺术家集聚(1998-2003年):1998年,陈逸飞、尔冬强、王家俊等艺术家入驻,集中于弄堂工厂,2002年,创意产业集聚,共83家艺术商店、艺术创作室和展示厅入驻;文创工厂规模效应外溢(2004-2007年)2004年,居民房开始对外出租,文创企业开始向居民区蔓延2005年,政府出台居改非政策,授牌田子坊为创意产业集聚区;外延扩大,成为城市地标(2008-至今)2008年,田子坊定位为海派文化展示地和世博主题演绎地,其范围进一步向外扩散,餐饮、服务等业态比例大大提升,成为旅游和体验式文化集聚地。


沿街商铺

文创活化:街道办与文化商人合作创办“上海田子坊投资咨询公司”,将空置厂房使用权转租,由后者运用市场化手段招徕艺术家入驻,激发了片区活力,为后续改造树立了示范效应;适时借力突破制度边界:将公用房交由合作企业进行改造出租规避政治风险,掀开“居改非”大幕。在政府计划对片区实施拆迁开发后,联立居户、艺术家及社会人士向政府抗辩,使得政府出台居改非政策;借势宣传:借力世博会举办契机,申报世博会旅游示范点,并邀请国内外政要精英到访,引发社会关注。


休闲街区:成都宽窄巷子

宽窄巷子,位于成都青羊区长顺街,由宽巷子、窄巷子、井巷子平行排列组成。作为成都市三大历史文化保护区之一的宽窄巷子,是老成都“千年少城”城市格局和百年原真建筑的最后遗存,也是北方胡同建筑在中国南方的孤本。


2008年6月,为期三年的宽窄巷子改造工程全面竣工。改造后, 宽窄巷子商业网点林立, 不再以居住功能为主, 迎合现代人的消费观念和生活方式, 成为以吃、穿、住、游、购、娱于一体的旅游文化商业街区。

修葺一新的宽窄巷子由45个清末民初风格的四合院落、兼具艺术与文化底蕴的花园洋楼、新建的宅院式精品酒店等各具特色的建筑群落组成,为宽窄巷子梳理出更清晰的气质:闲在宽巷子,品在窄巷子、泡在井巷子。

✦宽巷子——老成都的“闲生活”

宽巷子代表了最成都、最市井的民间文化;原住民、龙堂客栈、精美的门头、梧桐树、街檐下的老茶馆……构成了宽巷子独一无二的吸引元素和成都语汇;宽巷子,呈现了现代人对于一个城市的记忆。


✦窄巷子——老成都的“慢生活”

改造后的窄巷子展示的是成都的院落文化,以简洁朴素的街面设计突出道路两旁院落的精致,以植物结合建筑的形式,营造出安静的氛围。


✦井巷子——成都人的“新生活”

通过规划改造,井巷子是宽窄巷子的现代界面,是宽窄巷子最开放、最多元、最动感的消费空间。


文创街区:北京杨梅竹斜街

杨梅竹斜街,位于宣武区东北部,大栅栏街道办事处辖域东南侧,全长496米,宽5.5米。明代,这条街因其走向得名“斜街”。民国时期,曾是有名的书局一条街,世界书局等七家响当当的书局都在此开设。梁诗正、鲁迅、沈从文等名人云集,许多建筑留下了名人的印迹。


杨梅竹斜街是政府主导下的历史街区再造,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有计划、有目的地旧城改造,目前已发展成为有历史文脉与保护价值在的商业空间。


街区空间更新:从街道景观设计、建筑单体更新及基础设施更新三个层面对杨梅竹斜街进行空间改造。代表举措:实施大栅栏12间公益设计计划,引进优秀创意设计更新街区;街区产业更新:保留大部分原有店铺,植入与街区文化特性相符的店铺,增强文化氛围,避免过度商业化。代表举措:引入老北京兔儿爷等传统工艺品店,植入“内盒院”等建筑实验点;社区建设:引入大型策展活动,调动街区居民共同参与,构建新的活动及社会关系。代表举措:连续4年参与北京国际设计周,2014年参与威尼斯双年展。


遗址保护:对街区内建筑按历史文化价值分类评估,价值显著的古建筑予以严格修复保护,此外,保留了大部分原有店铺形态,使原街区历史文化氛围不因改造而丢失;

点状更新:通过自愿腾退方式获取点状改造空间,避免大拆大建,降低开发成本,于此同时,选取适宜业态植入点状空间;

策展活化:引入北京国际设计周策展活动,将设计师、规划师的创意设计植入到街区,结合更新后的点状空间,联结成网,催化激发更多的生活、产业和社会关系,实现区域复兴。


杨梅竹斜街发展策略示意图



结 语

从这些特色街区可以发现,对传统城市街区的保护更新不应仅停留在对建筑实体、肌理格局等显性物质环境的保护层面,更应该充分结合城市经济发展水平以及旅游者和当地居民的需求,准确把握街区的历史文脉价值,以居住社区城市化趋势为契机,通过对建筑风貌、业态、民风民俗、景观肌理、生态环境的全方位改造,促进街区的业态更新、经济发展和传统文化的保护传承。


文章来源:九经九纬设计

上一篇: 苏州淮海街:商业项目营造场景力的典范
下一篇: 十年商业旧改焕新,如何创造新青年与新消费的“双向奔赴”?
项目名称城市商业面积类型开业时间
0.72万平米
社区商业
2022-05
1.8万平米
购物中心
2022-01
1.3万平米
步行街区
2022-12
12万平米
步行街区
2023-10
3万平米
城市综合体
开业68年
3万平米
城市综合体
开业7年
品牌名称业态面积需求合作期拓展区域
生活用品集合店
800-1200㎡
5 - 10年
全国
内衣店
50+
5 - 10年
成都
洗车美容店
200 - 400平米
5 - 10年
全国
中央厨房
800-2000平方
5 - 10年
全国
电玩城
500方-2000方
5 - 10年
湖南,湖北,四川,贵州,江西
运动类
260-350平
5 - 10年
全国
Copyright@2021 Perfcet Market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皖ICP备11004787号-1
×

欢迎拨打一对一免费咨询电话:

13816360547

您也可以咨询我们的在线客服

在线咨询

QQ咨询

/*百度统计*/